公司合作背后的貪婪“絕殺”

2020-03-21 00:21:23來源:法制與社會

【本刊記者 楊易峰】三年前,甲、乙兩家公司的合作,也許早已經就被設下了陷阱。

融資、轉股、私刻公司印章、更改法人、騙貸、虛假訴訟、刑事立案……案件一個緊接著一個。

一次合作,突遭十余回惡夢,讓人步步驚心。

合作藏陷阱,公司連遭“逼宮”

2015年9月,紀總經理在購買日照市“大象國際”辦公樓時,認識了該辦公樓的開發商日照山海天公司法定代表人相總經理。不久,相總就提出要與紀總公司合作的迫切意愿。

紀總的公司是于2013年由山東省日照市政府招商引資而從北京來到日照,入駐日照市高新區開展經營新能源業務,先后在山東開發建設了3個大型光伏地面電站,并與一汽豐田、中國建材等牽手合作,取得了光伏屆矚目的成績。2015年,成立了莒縣華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莒縣華亨公司)和山東華亨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華亨公司),紀總為上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而在莒縣,紀總公司在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開發建設了30兆瓦大型光伏地面電站項目,該項目被日照市和莒縣兩級政府列為2015年重點工業大項目,并肩負著莒縣碁山鎮335戶長達20年的精準扶貧任務。

由于項目重大,時間緊迫,任務艱巨,為了防止出現意外,紀總對于相總當時提出的合作要求特別慎重,因為兩方公司的經營業務根本不同,合作方對此新能源領域沒有任何經驗。

但聲稱房地產業很不景氣急需要轉型的相總,表示對紀總經營的新能源項目非常感興趣,再三要求合作。紀總認識相總后,得知相總與自己的丈夫原來認識,且相總的妻子正巧又是自己丈夫的大學同學,便對其增進了一層信任。相總為了增加合作籌碼,以自己是日照市人大代表,又是日照銀行股東和董事的身份,稱可以借助此優勢拿到利率極其優惠的項目貸款,由其來具體負責項目融資事宜,可為項目建設減少融資成本。

最終,紀總同意拿出旗下最優質的莒縣華亨公司的新能源項目與相總公司合作。但在簽訂合作合同時,相總提出要提高其合作占股中的比例,以示支持,便于其在融資方面的工作。紀總只是想,合作就要有誠意,利大利小差不了多少,便根據相總方的提議,同意將莒縣華亨公司51%的股權給日照山海天公司。

緊接著,相總方又提出,為了爭取到更加優惠利率的融資,一要將莒縣華亨公司紀總名下的49%股權暫時變更到相總日照山海天公司的名下,答應保證在電站并網發電后5日內歸還該49%的股權;二要出巨資包裝紀總的經營管理公司即母公司山東華亨公司,希望將其100%的股權也轉讓給日照山海天公司做融資使用。紀總明確告知母公司只是公司旗下所有山東項目的管理公司,目前沒有資產,1000萬元注冊資本為認繳。相總方對此表示沒關系。

不是紀總沒顧慮,但面對合作方三四個月來的不停游說,紀總松了口。

2016年2月19日,雙方簽署了《莒縣華亨公司股權轉讓協議》《山東華亨公司股權轉讓協議》和《付款備忘錄》,并于2月24日在工商部門辦理完全部手續。

同日,相總方通過股東會決議修改了山東華亨公司章程,將山東華亨公司注冊資本金由初始設立時認繳的1000萬元增加至1億元,全部由日照山海天公司認繳完成。

猝不及防,重重厄運紛至沓來

事情遠不至于此。

上述股權轉讓手續剛辦完,日照山海天公司財務總監王某合馬上找到紀總,稱銀行需要山東華亨公司的驗資報告,但公司股權轉讓信息還沒有在工商局網站顯示出來,融資任務緊迫,時間不能等,提出需要借用原股東紀總等人的個人賬戶,為山東華亨公司進行1000萬元注冊資本的實繳。并聲稱日照山海天公司賬戶上僅有900萬元,希望紀總借其100萬元湊足1000萬元完成實繳。

一向干練的女企業家紀總不知此是計。她聽后便予以配合,按照王某合的要求告知了賬戶,日照山海天公司打入900萬元,第二天,紀總將收到的900萬元另加上自己的100萬元共計1000萬元,轉入已在相總控制下的山東華亨公司賬戶,完成了實繳工作。

2017年11月,紀總突然接到日照市東港區法院送來的兩份民事起訴狀,仔細一看,原來是合作方日照山海天公司狀告紀總600萬元不當得利和400萬元民間借貸。隨后,東港區法院超標的查封凍結了紀總旗下多個公司的股權及賬戶。

雙方合作的往來賬目都極其清晰,哪來的民間借貸和不當得利啊?紀總一頭霧水。紀總從銀行打印出一整套銀行流水賬目,提交給法庭,予以證明事實。但一審判紀總敗訴,法院判令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被告紀總返還日照山海天公司600萬元本息和400萬元本息。

據調查,紀總發現,日照山海天公司的常年法律顧問李某某(還參與過股權代理訴訟),是東港區法院一副院長的妻子,而該副院長又是本案審委會委員。

紀總不服一審判決,向日照市中院提起上訴,本該決定予以改判的案子,被發回重審。

東港區法院重審時,另行組成合議庭。經審理,認定所謂的600萬元不當得利和400萬元民間借貸無事實依據,訴請于法無據,判決駁回原告日照山海天公司的訴訟請求。原告上訴。至2019年12月5日,這個歷經了兩年多馬拉松式的訴爭案,終于在事實證據面前,得到了維持原判、駁回原告日照山海天公司訴訟請求的公正判決結果。

倆公司合作才剛剛開始,怎么就會發生如此對簿公堂的不愉快的事?為什么合作方偏要提起如此這般的兩宗訴訟案?也許,這僅僅是一個序幕。先不要說官司最終的輸贏,光股權和賬戶被超標的查封凍結長達兩年之久這一項,一般的企業也早就被拖垮了。

一開頭就是兩個官司案,周旋應對了兩年多時間才打下來,紀總有些不寒而栗,因為其間,接二連三還發生了十余起“絕殺”沖突與交鋒。

根據合作合同約定,合作后莒縣華亨公司仍由紀總及其團隊建設管理,紀總仍全權負責企業的運營及管理,全權負責制定設備的技術指標和項目的招投標工作,并且根據政府的項目規劃要求,確定于2016年6月30日前并網發電。但由于合作雙方驟起矛盾,建設中受到嚴重的人為干擾,導致該項目無法在規定時間內正式并網發電,損失巨大。

2016年11月,相總方以辦理稅務手續為由,將莒縣華亨公司的公章拿走后未予歸還。后相總方又讓紀總交出公司證照及項目經辦手續,并網發電上報申辦工作受到嚴重牽扯和影響。為了盡快發電,減少公司損失,紀總便將莒縣華亨公司證照等暫時交出,雙方簽署《公章及證照使用協議》,明確公章及證照的使用范圍僅限于辦理并網發電手續。

但項目并網發電后,紀總多次索要公司公章、證照等,相總方置之不理。紀總要求歸還股權,相總方亦不予對話。被逼急的紀總便將相總及其日照山海天公司告上了莒縣法院,最后在生效判決和法院的強制執行下,紀總奪回了本該屬于自己的合法股權。

股權被追回后,相總方又提起兩起訴訟。先是于2018年12月在日照東港區法院,以其控制的日照藍灣公司為原告,提起一個1300萬元的借款合同訴訟。莒縣華亨公司的收益賬戶全被查封凍結,公司運營受到極大阻礙。

奇怪的是,1300萬元借貸訴訟中,起訴書將被告莒縣華亨公司列為出借人,將被告莒縣華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紀總改寫為相總方的王某,制造了世上罕聞的原告和被告均為同一人、借款人起訴出借人還款的的滑稽之訴。另外,將用作司法文書開庭通知送達的被告莒縣華亨公司的地址寫錯,寫成日照山海天公司的地址。所幸快遞員沒按該址投遞,而習慣的將莒縣華亨公司的信件送達至紀總處,紀總才得以得知開庭緣由。

然而就在1300萬元借貸訴訟判決還未下達前,相總方緊扣著以山東華亨公司為原告,于2019年6月出示了一份更大的借款合同——標的1億元,以其中650萬元提起訴訟。再次將被告莒縣華亨公司的收件人寫錯,寫成了其自己公司的員工,似意讓紀總無法接收到開庭通知,形成缺席審判。但因紀總得知賬戶被凍結的消息早,才獲知端倪,及時與法院申明,得以公開參加庭審。

1300萬元的借款合同之訴,后來經過了一整年的反復開庭審理,東港區法院于2019年12月6日作出了判決,判決駁回原告日照藍灣公司的訴訟請求。另外一個650萬元之訴,法院判令該借款合同不具備法律效力,借貸關系不成立,原告山海天公司的訴訟請求同樣也被駁回。

沖破困厄,亟待當地公正司法

面對這幾重組合拳直面打來,紀總已是心力交瘁,百感交集。

那場股權糾紛之訴,股權被執行回來后,紀總意外地發現,相總方違反雙方明確約定的《公章及證照使用協議》,利用紀總法人章和莒縣華亨公司的印章、證照等,在法定代表人及股東紀總完全不知曉的情況下,為其控制的關聯公司擔保,從日照銀行貸走了2.4億元。其中6000萬元的擔保貸款,竟是在股權已被依法執行回紀總名下,工商信息網上將此已公示了27天后發生的。

如果不將此2.4億元擔保貸款事實迅速搞清楚,這將給莒縣華亨公司埋下了一顆天大的“雷”。

紀總找相總,相總拒不對話。紀總找銀行,銀行不給予配合查詢。最后,紀總找到了山東省銀監會反映控告,最終通過山東省銀監會干預,才得到糾正并予追回。但蹊蹺的是,有關涉貸人員未得到應有的責任追究。

自進入美麗的山東日照以來,紀總與她的團隊一直致力于公司和地方的項目建設與經濟發展,但這幾年所挺過的訴累是其從未曾想到的。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紀總對公司和項目的發展建設持有堅定的信念和堅強的決心。可眼下,紀總雖然據理力爭,以實而為,極力應對,贏得了上述案件的勝訴,但其暫時還沒有完全擺脫糾葛。

2018年7月,紀總接到莒縣公安局一民警電話,聲稱紀總涉嫌偽造莒縣華亨公司印章,必須前去配合調查。而控告紀總偽造公司印章的,正是合作方。

原來,莒縣華亨公司的公章、證照等當時被相總方拿走后,一直未歸還,紀總先后多次致電、發信息及兩次派送了股東會會議通知給相總追要,對方均不予理睬,去相總的公司,又不見其人影。為此,在公章和證照多次追要無果的情況下,為保障公司的公章、財務章、法人章及證照等不再被繼續惡意使用,紀總按照工商部門程序規定,將已無法追回的原公章及證照等依法登報掛失作廢后申請補辦。同時,紀總也將依法已在工商行政管理等部門更換了公章、證照和原公章、證照作廢的告知書以公證書送達的形式,及時告知了相總方。

民警問詢結束后上報,告知不具備立案條件。之后一周內,公安局兩次電話通知紀總前去領取撤案通知,但又都被告知莒縣檢察院一領導出面不讓撤案,因對方那個2.4億元的涉貸案案情重大,需要配合調查,讓回去等消息。

紀總回去后近三個月沒有消息。期間,紀總向市公安局法制科投訴,科長說涉嫌偽造印章這個案子市局也認為不符合立案條件,并親自打電話與莒縣公安局聯系。

至2018年10月22日,紀總再次被通知到莒縣公安局,但這次讓紀總簽字按印后,直接辦理取保候審。

2018年10月27日,案件緊急被移交莒縣檢察院,經退回一次補充偵查,約兩個月后移送莒縣法院開庭審理。在這期間,紀總的丈夫多次接到莒縣檢察院一位王領導的電話,王一會兒自以中間人的身份參與撮合,一會兒又以公事公辦的口吻,反復表達如按他的勸導“和解”,刑案可以不留痕跡的撤案,變成絕對不起訴,但又表示,檢方視其情況,也可以搞存疑不起訴和相對不起訴,否則移送法院審判(錄音證據在法庭已呈示)。一個被其明確認為“這個事很輕”,屬于“公司內部問題”的糾紛案,最后還是被移送起訴了。法院開庭審理了兩個多月,莒縣檢察院竟然突然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撤回起訴,后對紀總作出了存疑不起訴的決定。對此存疑不起訴的決定,紀總不服,立刻提出申訴,莒縣檢察院仍維持了存疑不起訴的決定。

五位刑法、刑訴法專家對此論證表示,紀某重新刻制公章的行為并不屬于無權刻制公司印章的“偽造”行為。本案中被告人紀某之所以重新刻制公司印章,正是為了制止公司股東濫用股東權利損害公司利益的行為,無論是從刻章的原因、使用的過程,還是最終的結果來看,都未對公司聲譽及社會管理秩序造成損害。此外,本案系發生于公司內部股東爭奪公司控制權過程中產生的糾紛,紀某及日照山海天公司作為莒縣華亨公司股東均存在一定的不當行為,公權力不宜介入公司內部糾紛將其作犯罪處理。

這是一起法定代表人被指偽造自己公司公章的離奇案件。

紀總始終認為,自己的行為并不符合偽造公司、企業印章罪的要件,也不屬于存疑不起訴的對象。但圍繞這些離奇發生的行為和事件,似乎總有一雙或幾雙無形的手在背后操縱著。其實,在2016年莒縣華亨項目并網發電前,莒縣華亨公司的公章和證照都在紀總處實際控制,而是相總方背著紀總和公司,私刻了莒縣華亨公司的合同章(2)和公章(2),并擅自對外簽訂重大合同和與其他公司簽訂合作協議,損害莒縣華亨公司利益,包括相總方拿走了公司公章、證照等拒不歸還,更不履行并網發電后5日內歸還股權的合作合同。紀總一直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對公司公章有法定的控制權和管理權。兩個截然不同情形下的刻章行為,為什么對方一報案,紀總就被論罪,而紀總也報了案,莒縣公安局在查明事實的情況下,卻沒有人敢對相總方偵查立案?難道是他擁有特殊的身份嗎?山東省委巡視組責成莒縣公安局調查反饋,但公安局拖至2019年5月告知紀總的委托律師還不給立案,但又不給出具不給立案的書面說明。另外,紀總對于當時發生的相總方2.4億元涉嫌騙貸的行為進行了控告,但也未得到受理。

一份存疑不起訴的決定,至今懸壓在紀總的頭上。目前,紀總已向省市檢察院提出申訴。

還有一件行政訴訟案,牽涉到紀總公司。因莒縣市場監督管理局依法為紀總公司補辦了營業執照,相總方轉而將莒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告上了法庭(2018年6月),莒縣華亨公司被其列為第三人,而第三人莒縣華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還被寫成原告相總方的王某,訴請判令撤銷新頒發的營業執照。

這樣的訴訟主體與訴訟請求很令人回味。東港區法院將紀總已按規定程序將原公司公章、證照等登報聲明作廢后而“補辦”新證的行為,認為是“增領”新證。補辦與增領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行政行為。法院判決莒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的頒證行為應當予以撤銷。莒縣市場監督管理局不服,提起上訴。二審維持。如何執行?國家工商機關沒有關于法定代表人不能補辦公司營業執照的規定。最后,莒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先收回該營業執照書證,莒縣華亨公司目前陷入“無照”經營的尷尬境地。

據采訪了解,日照山海天公司被告涉嫌1000萬元虛假訴訟之事,在日照東港區公安分局受理。2020年1月14日,東港區公安分局在接待采訪時表示,分局接報已一月有余,報送的該虛假訴訟事實正在審查中,尚未立案處理。而日照市中院對于采訪詢問的紀某在上訴中當庭提出原告涉嫌虛假訴訟是否予以移送偵查的問題,中院政研室負責人表示光帶有記者證、采訪介紹信及反映材料等不行,應提前預約,先發送媒體單位的書面采訪函件(告知了中院的傳真號碼),經上報院領導后,再通知確定接受采訪的日期,而婉拒當面采訪回復。

關于紀總因涉嫌偽造公司、企業印章罪而存疑不起訴的申訴一案,日照市檢察院的一位女性負責同志告知媒體,按其內部規定應先去省檢院聯系確定,市檢院接到省檢院允許的電話后,才接受采訪。

公司合作,貴在依章守法講誠信,而敗在失信失約、爭權奪利甚或動用權力和關系中傷陷害。在里頭,執法機關到底如何作為,應該誰都明了。一個地方,培育和營造出一個良好有序的營商環境尤為重要。一項重大項目的投建成敗,與當地的經濟發展利益不無關系,也與萬千大眾的民生福祉密切相關。本案中,兩家合作公司間由此引發連環激烈訴爭,決非是正常現象,令人深思。公正司法,既要打擊犯罪,保障合法權益,排除干擾,定分止爭,又要彰顯司法公信力,更要維護司法資源。

本案結果如何,媒體將繼續關注。

[責任編輯:蔣杰]

最新內容

法制與社會雜志國內刊號:CN53-1095/D 云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D-2016-03 工信部備案號:滇ICP備13003036號-1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版權聲明| 工作人員| 記者公示| 新聞許可證| 營業執照| 刪稿指南| 新聞訂閱

云南法制與社會雜志社 版權所有

国产福利视频拍拍拍,小草视频在线观看,三级a片